NTU

瀏覽人次: 448

胡海國教授的精神分裂症研究:與時俱進的跨領域團隊(收錄於「曠野行蹤心靈探尋: 胡海國教授榮退紀念集」,第31-32頁,2012年7月14日)

胡海國教授的精神分裂症研究:與時俱進的跨領域團隊
陳為堅
臺大公共衛生學院 院長 流行病學與預防醫學研究所 教授

 

我跟胡海國教授的研究合作,早在我回國之前就已開始。在我剛從哈佛取得博士學位不久、仍在擔任博士後時,有一天接到他的越洋電話,邀請我參加他想組成的一 個有關精神分裂症的整合型研究計畫申請,那時大概是1992年年底。而很幸運地,我參與的整合型計畫獲得國家衛生研究院五年期的支持。想不到從此開啟與胡 教授連續4個國衛院整合型計畫,直到國衛院取消整合型計畫這種類型的申請案,前後長達將近20年的合作經驗。

前述國衛院的整合型計畫經驗,某種程度透露胡教授對於研究的一般性策略與態度。這些我把它歸納成幾個特點。第一個特點是,胡教授對於延攬新人的主動與積 極,始終不變。像我加入不久,我陸續透過胡教授的團隊,也與剛回國在陽明大學任教的陳嘉祥博士、榮總的洪成志醫師、中研院生醫所的范盛娟博士、中研院統計 所的陳君厚博士等人有機會互動與學習。他的觸角不但廣,而且持續主動地邀請新人加入。另外,像梁賡義教授有一年在流病所擔任客座教授,他不久就跟胡教授接 觸,並安排他在Johns Hopkins 的同事Ann Pulver 到台灣來訪問,並洽談了一些可能的合作方案。這些都可充分顯示胡教授在研究上的開放與包容。

第二個特點是,他對於領域內新發展的持續關注與學習,孜孜不倦。我記得回國不久,有一次跟他建議是不是有機會來向國內學者介紹遺傳連鎖分析的統計方法,他 才提起早在我回國之前,他已注意到這個發展,並請Dr. Jurg Ott到台灣辦過一次工作坊。另外,我們在精神分裂症的研究團隊裡,他很早就在閱讀、留意各種新興的領域,像是腦波的pre-pulse inhibition、腦部造影、niacin flash response、甚至基因表現、動物模型等。由於這個特性,很自然地,幾年前當校內有機會組成神經生物與認知科學研究中心,大家在找尋一個疾病做為共同 的平台時,他所領導的精神分裂症便成為不二的選擇。

胡教授的第三個特點,是他投入團隊合作所需的協調工作之毅力與耐性,無人可比。只要有機會跟他開過會的人都知道,在來會之前,他可能已經跟另一組人討論過 另一個議題了。而數十年來,這些繁瑣的連絡、協調事務,幾乎都落在胡教授不到5坪的研究室裡,而且不曾中斷。在很多日子裡,這些會議是從一早排到晚,中間 還要穿插臨床工作。這裡面的另一個要件是,胡教授能夠留得住多年幫忙的助理。這也說明他的耐性。

最後,我還可以再提一個持點,胡教授的規畫與執行能力,更是令人佩服。像是我們跟美國莊明哲教授合作的台灣精神分裂症連鎖分析研究,在5年裡幾乎動員了全 國的精神病院、所的合作,蒐集了超過600個同病手足的家庭。不只讓我們自己的研究在國際上立下新的里程碑,也是透過這個計畫,實現美國NIMH的新世紀 措施,即在蒐案完成一段時間後,開放資料供全世界有新構想的研究人員使用。因此,在我們的研究成果發表不久,即有澳洲的研究人員獨立地申請到使用這筆資 料,並有非常重要的發現而登在一流的期刊。這間接證明台灣研究人員所蒐集之資料的價值。更是對胡教授所領導團隊的極度肯定。現在胡教授手上尚有一個進行中 的台美合作研究案,將來也會是另一個里程碑。

在這不算短的合作日子裡,我們一直都把胡教授的主持與協調視為理所當然。想不到他竟然要退休了。胡教授辛苦建立起來的這些研究傳統,希望我們這些後輩可以延續並發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