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TU

瀏覽人次: 295

李蘭教授榮退感言:回憶共事經驗(收錄於「蘭門集序:李蘭教授榮退文集」,2012年12月15日)

李蘭教授榮退感言:回憶共事經驗
陳為堅
臺灣大學公共衛生學院教授兼院長
(收錄於「蘭門集序:李蘭教授榮退文集」,2012年12月15日)

我認識李蘭教授,是在1993年2月,我應聘到公共衛生研究所擔任講師。那時,仍是系、所合一的年代,每個月的所務會議,不管是哪個教學分組的教師,都會參加所以有機會碰面。
不知是不是因為自己剛從學生轉成教師,尚未調整好心態,還是當時會議的組合本來就很特別,在我印象裡有些老師的意見表達蠻 “vigorous”; 相對之下,有些教師就顯得特別 “moderate”,李教授就屬於後者。之後,我去聆聽李教授的升等演講,才對她的研究有較深入的認識。李教授的研究是從探索問題行為開始,有所瞭解之 後才設計一系列介入方案,試著去改變受試者的行為,幫助他們維護或促進健康。這對於偏向研究疾病病因與危險因子的我而言,增廣了許多行為介入的理論與實務 的視野。
隨著個人任教時間的增加,與李蘭教授的互動也在許多不同的面向上展開。由於我在2005年起,擔任公衛系的主任兼副院長,當時的公共衛生導論課是由不同學 群的教師輪流各上一堂,系主任則坐在下面聽,趁機會瞭解同仁的研究與教學現況。因此,我有機會看到李教授利用老照片,談到她年輕時如何到社區進行家庭訪 視,因而瞭解到臺灣民眾行為習慣的許多特點。這些既深刻又屬第一手的經驗談,讓我認識到一位優秀的健康教育人員之養成過程。後來李教授二度擔任衛生政策與 管理研究所的所長 (2008-2009),這期間我仍是公衛系的主任兼副院長,因此在多種院級的會議上,有更多機會從她身上學習到處事的方法。
除了學校的事務,李蘭教授在公共服務上的投入也令人敬佩。2001年10 月到2003年10月間,她擔任臺灣公共衛生學會理事長。不但是臺灣公共衛生學會迄今唯一的女性理事長,在她任內更推動了多項新的業務,如每季發行公衛學 會通訊,報導國內公衛界的相關資訊;設計學會標章且沿用至今;印製學會的中英文簡等,然更特別的是,當年適逢SARS事件,在社會大眾驚恐不安的情況下, 李教授結合相關團體負責人,共同組成社區防疫聯盟,動員各方資源以維護大眾健康。
2005-2007年間,李教授接任臺灣公共衛生雜誌主編,讓臺灣衛誌獲得國科會TSSCI收錄,並獲優秀期刊奬助。此外,她還建立雙主編制度,擴大臺灣 衛誌的稿源,運作更細緻也更專業,發揮公衛領域多元的特色。由於我在2005年10月到2010年10月擔任學會理事長,因此親自見證這段學會期刊的重要 發展史,也讓我能放心地去推動其他的業務。
我們最近比較多的互動,是因為江東亮前院長向校方爭取到另一個編制內的副院長職位,並聘請李蘭教授擔任這一個新創職位的第一任副院長,也為李教授創下另一 項「第一」的記錄。雖然她的任期只有一學年 (2010年10日至2011年7月),卻分擔了原本由我兼任的多項工作,如公衛大樓管理委員會主委。經她細心規劃,在一樓東側設立了一間「慢活」室,提 供全院教師同仁一個放鬆及交流的場所。
2010年8月起,學院有兩個新設立的研究所 (分別由相近的兩個所合併而成),其中的健管所(由衛政所與醫管所合併)就是透過李教授的領導和熱誠,順利完成併所的大工程。另一個特別的經驗 是,2010年12月,李教授與我遠赴北京 (江前院長出發前因身體不適未能成行),與臺大各學院的代表們,一起出席北京大學主辦的「臺大日」活動。除了正式的學術研討及參訪活動外,我們一群人在冰 天雪地的北大校園裡觀賞冬景,也到鄰近的圓明園看八國聯軍搗毁的遺址。
這些與李教授共事的經驗,回想起來,歷歷在目,恍如昨日一般。李教授在組織與行政上的長才,也展現在她對自己生活的安排上。今年舉辦的全院教師靜修活動 中,李教授在遊覽車上分享了一個小故事,她提到之前在醫學院大廳,常看到一位退休的老教授,每天按時提著公事包到校,然後坐在大廳沙發上打盹,下班時再搭 校車回家。她的結論是:她一定會好好規劃退休後的生活,要做之前想做而未能做的事,絶不像那位老教授一樣無聊地殺時間。這未嘗不是一項勇敢的決定,就像她 之前所做的許多事情一樣,必定心想事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