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TU

瀏覽人次: 384

悼念陳拱北師母 公共衛生學界的超級阿嬤:陳柯秀貞師母

公共衛生學界的超級阿嬤 陳柯秀貞師母

對於眾多像我一樣,没有機會親身受教於陳拱北教授的晚輩而言,我們對於陳教授的公共衛生信念的認識,其實大多來自師母陳柯秀貞女士一手創立、且全心投入的陳拱北預防醫學基金會所推動的多項志業。

我剛進台大那一年,還來不及被陳拱北教授教到,他就在我大一下那學期過世。那時我剛加入台大醫訊社不久,當個小跑腿。有一次跟當時的總編輯季瑋珠去土城海山印刷廠校正大樣,發現有一期大篇幅在悼念KP。我還問了季總編,才知那是學生對陳教授的稱呼。

後來我出國去進修,1993年回到公衛所任教。我發現公衛學界裡,重要的事都跟陳拱北預防醫學基金會有關。

從1995年起,公共衛生學會每年會選出一至二篇年輕學者的優秀論文,給予20萬奬金。到去年 (2012) 已到第18屆。當年得奬的那些年輕學者,目前已分居各校學術領導,有人擔任副校長 (楊俊毓、邱弘毅)、研發長 (李中一),有人擔任特聘教授 (于明暉、李文宗、張照勤),而擔任過系、所主管者更多 (于明暉、李文宗、李中一、蔡詩偉、蕭正光、張照勤等)。我記得2007年時,公衛學會理監事會建議修改給奬辦法,把SSCI類論文也納入給奬考量。那時 我正好擔任學會理事長,同時也是學院副院長、系主任,辦公室與基金會的辦公室中間只相隔院辦。每週師母都會到基金會辦公室走動。有一天,陳師母特地進來看 我,提示說只要選出的論文真的是在國際上可以跟人評比的,基金會願意支持。那一年她已高齡87歲,但是當她提到陳拱北教授生前是如何想要提升台灣公衛學界 研究至世界的水準,眼中透露出來的光芒,令我印象深刻。

其實在頒給年輕學者的優秀論文奬之前,從1990年起基金會是先開始頒給優秀研究生奬,分不同領域給奬,迄今已舉辦23屆。我查了一下資料,像李文宗教授就是第一屆流行病學與生物統計組的第一名得主。所以,陳師母對於鼓勵公衛後進的信念是用持續的行動來實踐。

我見識到她鋼鐵意志的另一層面,是她在推動「公共衛生學」教科書持續的修改與出版。在我回國不久,碰到考試院要我們為國家考試命題時,我們最好引用的學理 出處就是陳拱北預防醫學基金會主編的公共衛生學。一開始我只是從書的序言約略瞭解不同版本的產生背景。像林瑞雄教授在修訂三版 (1997) 時,以基金會董事長寫的序中,清楚提到這套書是在陳拱北教授逝世10週年時,他與江東亮教授受基金會委託而草擬章節、邀請各領域學者分別撰寫的。但是後來 由楊志良接續編輯工作,至1988年將原定28章中已得的15章先行出版。雖然單單這個15章的書已再印多次,但師母顯然對於這個版本不滿意。在林瑞雄接 任基金會董事長後,師母再一次囑咐他一定要再把原書完成。於是在秘書長楊志良教授的「運籌」之下,「當然,最重要的是常務董事陳柯秀貞女士之不時叮嚀,方 能竟其功」。從這段引言,不難看出陳師母是如何在促成這套教科書的日益求精。

我自己要一直到該書修訂四版的編輯過程中,因為負責撰寫其中二個章節,因而有機會在王榮德主編召開的編輯會議中,與師母有過一起討論的經驗。每當有人交稿 不順利時,很多人想到的都是請師母打個電話。該書最後於2007年成書時,已是三大冊,堪稱公衛學界的集體成果。但是字面上看不出來的是,這套書從頭到尾 都銘刻著陳師母永不鬆懈的意志力。

陳師母對於公衛敎育的支持,還包括大筆經費的捐贈。台大公共衛生學院大樓在興建時,需要有自籌經費,其中第一筆、也是迄今最大的一筆,就是來自師母的陳拱 北預防醫學基金會所捐的1000萬元。在搬進大樓後,為了讓全院師生與退休同仁有機會共聚一堂,陳師母每年都會拿出一筆錢贊助學院舉辦年終望年會聚餐。看 到她神采奕奕地與老、中、青教職員、退休同仁打招呼,公衛學院已成了她的另一個大家庭。除此之外,陳師母對於學院的許多想法,都提供實質的幫助。像我們編 製歷史牆、改建117會議室成拱北講堂、製作陳拱北教授生平與台灣公衛之歷史圖片等,她都提供了部分經費贊助。有一次我跟她建議,在大學部設立陳拱北預防 醫學基金會奬學金,專門鼓勵成績優秀及課外活動績優的學生,讓陳教授強調的公衛精神更能彰顯,她也一口答應。這個奬已從98學年度開始頒發,每年3名。

我跟陳師母有較多機會接觸,是在學院搬到新大樓後。由於基金會的辦公室是在一樓最靠林森南路那一側,每週師母在看謢的陪同下,都會經過我的辦公室門口。因 此,聽到緩行的脚步聲經過,也變成我每週的例行公事。而師母也常不經意就進來我辦公室坐坐,不時拿些小東西送我,像是她喜愛的茶葉、教會特製的糕點、時鮮 水果等。有時也會問我一些有關基金會事務的看法。只是這個例行公事在過去9個月裡,因師母的臥病在床而不再。

雖然我們有這麼多機會互動,但是嚴格說起來,我對陳師母的個人背景,所知不多。除了在陳拱北教授逝世30週年時,學院辦了一個別出心裁的國際研討會,從受 邀賓客中,我才有機會稍知她的一些背景。那一年我還受邀去陳拱北教授在陽明山第一公墓的墓園,參加由長老教會舉辦的追思禮拜。在那裡,我碰到師母家族及教 友們,才稍多瞭解一些。即使後來饒河街長老教會幫師母辦的歡慶90歲的活動裡,談到她的部分仍是有限。

這大概就是陳師母這一代人的很大特點。她全心全力為了一個崇高的理念身體力行,但是從不計較自己的事。她持續推動公共衛生教育與研究的意志與決心,像鋼鐵一般,在陳拱北教授過世後的35年間,絲毫未見減少。她已變成陳拱北現象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她就是公共衛生學界的超級阿嬤。

陳為堅 (台大公共衛生學院院長; 陳拱北預防醫學基金會董事)
2013年7月1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