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TU

瀏覽人次: 298

從璞石到寶玉:公共衛生核心價值的體現(本文刊載於景福醫訊2012年12月公衛系40週年慶之公衛專輯,29卷第12期第2-3頁)

健康福祉,任重道遠; 公衛精神,繼往開來
文/陳為堅

有一次我開車載畢思理教授 (Professor Palmer Beasley) 去校總區拜會李校長,回程路上聊起有關公衛教育制度的演變。畢思理教授當了德州大學公衛學院17年的院長,跟他的好朋友陳拱北教授當了臺大公衛所17年的 所長剛好一樣長。他說了一段令我印象刻的話。他說,教育制度的議題常會週而復始的出現,以前的東西可能又變成最熱門的。
為了公衛系創立40週年,我特地翻閱了早期的一些文獻,尤其是「公共衛生學苑」的創刊號。這是公衛系創立後第二年,學生所編的一本刊物,發行人是醫學院公 衛學會李應元總幹事。在裡面系主任吳新英教授以他自稱的「漫談」方式,把很多設立學系前後的情境做了寶貴的說明。另外陳拱北教授也寫了一篇「先驅者精神」 的短文來勉勵第一、二屆的同學。這裡面有幾個特點,我個人覺得很有意思,藉這個機會跟大家分享。
首先,吳教授文章中先是很具體交待更早臺大設立「公共衛生研究所」或「臺北公共衛生教育訓練中心」,分別都是來自美國學者參訪後的建議 (前者為John Grant, 後者為Harold Brown)。但是在提到公衛系的成立時,他說「自三、四年前起,陳所長 (指陳拱北教授) 就考慮設立公共衛生學系之需求」,而「陳所長之此計劃本人是很贊同」。理由是因為公衛所從1961年起開始招收碩士生,學生的學位要求偏向學術性學位 (academic degree),與美國公共衛生研究院的MPH所強調的專業性學位 (professional degree) 不同。加上當時衛生署剛在1971從內政部衛生司獨立成行政院衛生署,需要具有醫藥衛生之行政管理幹部。簡言之,公衛系的成立是一項預見本國需求後的因應 措施。
從當今衛生署及從中再獨立出去的環保署中,有許多中、高階主管都是出身臺大公衛系,我想當時設系的目標是充分達到了。但是在1993年公衛學院成立後,每 年都有新的研究所設立,那些老師要移到研究所、那些留在公衛系裡,再度成為系、所定位上的疑問。甚至有一種想法,是採用美國有名公衛學院的做法,取消大學 部、全部只有研究所。想不到在公衛系1972年創立31年後,美國醫學研究院 (Institute of Medicine) 專案委員會全面檢討美國公衛教育,2003年出版了一本專書 “Who Will Keep the Public Healthy? Educating Public Health Professionals for the 21st Century”。裡面對於美國公衛教育列出幾項重大建議,其中一項就是普設大學部的公衛系,並將公衛變成大學基本教育不可缺的一環。因此,像美國華盛頓 大學與柏克來大學,幾年前也設立了公衛系 (他們的學生曾申請到臺大公衛系交換半年)。約翰霍甫斯金大學則設有大學部公衛學程。每當他們的院長或一些主管來臺大訪問時,我都會特別指出我們在公衛系 的經營方面,已有快40年的經驗了。從這個演變的絡脈來看,我們不得不欽佩我們公衛學界的這些先行者們的遠見。
其次,當時為了課程是否分組,以及大學部學生畢業後若考上研究所在修課上的銜接問題,而大傷腦筋。四十年後的今天,我們仍然維持不分組的結構,但是把主修 領域相關的課程地圖標示得更清楚,讓學生可以明確依偱。由於學院規模變大,我們把公衛系與研究所的核心能力都分成五大領域,但明確定出大學部與研究所的差 別,讓學生有對應的方向。另外,為因應國際化的需求,多了全球衛生的主修領域。為了充分顯示這全體的關係,於是我們畫了一個圓球圖 (圖一)。從這個圖可以看出,公衛系是公衛學院的幹細胞,保有多重分化的可能。然後隨著年級增加, 漸漸分化。當然這個架構中,最關鍵的一個要素是把全院的教師職缺分成一半在系、一半在所,並以學系為主聘。因此,現在全院的教師都是公衛系的教師,没有什 麼人要留在學系的問題。公衛系也因此名符其實地成了大家的寶貝。



圖一、公衛學院的功能性架構: 學群、研究所、學位學程、與學系的相互關係

最後,我想分享陳拱北教授在「先驅者精神」中,勉勵同學的話:

「由國家、社會或是家庭之立場觀之,人生的價值不是你從國家、社會或是家庭獲得的金錢多少、智識學問多高、或是工作技術多好決定,是利用你的獲得的金錢、才能與技術如何為國家、社會、人民來貢獻給國家、社會、人民的幸福、安全與健康多少來決定。」

這段話如果對照陳拱北教授及其他多位前輩的行誼,他們可說是身體力行這個精神。現在我們把這個精神融入公衛學院的核心價值: 熱情 (Compassion)、求真 (Integrity)、團隊(Teamwork)、平等 (Equality),希望師生都能體現這個精神。
在公衛系成立40週年的這個時刻,讓我們緬懷前輩的開拓精神,歡迎校友回來敍舊與參訪現在的公衛大樓,也趁機思考如何繼續發展、茁壯公共衛生的教育。

(作者係母校醫學系1984年畢業,現任公共衛生學院院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