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公告
2020/04/13
4/13公衛學院抗COVID-19說明會(第十週)

  最近國內的防疫策略上針對篩檢民眾確定是否感染COVID-19一事有許多討論,目前有些國家在完善採樣規劃和確診後檢傷分流的架構下進行社區篩檢,試圖藉由了解該國人民中「未感染、正感染、已感染」三種類型的人口分佈情況,做為擬定防疫政策、執行「非藥物介入」(NPIs)手段來防疫的參考依據。公共衛生可以依據人群中帶病源、帶抗體的盛行率資料,來執行不同強度NPIs防疫,例如:戴口罩、延長社交距離、限制行動、輪流行動、分班分課、停班停課、強制居家、封城封路等等。

 

  此場說明會中,臺大公衛學院詹長權院長開場就稱讚台灣在境外防堵至今做得不錯。現在應該要注意與境外個案有接觸的新本土個案,而用數位方式找出來檢疫、阻絕、阻斷繼續傳播確有其可行性。全世界在亞、歐、美之外還有可能繼續讓全世界的疫情越來越高,也有可能從全球大流行變各別國家的流行。還有疫情與經濟常有一季的差別,第一季到第二季的經濟全球會變成什麼走向,也是我們需要關切的。以及各國封鎖方式、國與國之間互相不能來往的規範到底要怎麼解除?停課的要不要復課?停工的要不要復工?在開始解除的這段過程中篩檢該怎麼做?都是之後要面對的問題。

  篩檢是運用公共衛生「早期診斷、早期治療」基本原理來預防疾病、促進健康常常採取的手段,是現階段把染病毒的病人依照輕重症分流診治、保護醫護人員安全的重要資訊,也是未來各國施打疫苗、解除國際旅行交通限制可以協助決策的依據之一。要不要擴大和加速做篩檢對當前疫情的控制、疫情過後的國家戰略位置有關係,是一個值得社會各界好好討論的公共衛生議題。

 

  公共衛生碩士學位學程(MPH)陳秀熙主任從國際情勢上切入,現在致死率不斷上升,截至410 6.2%,對國際來說不是件好事。因為致死率代表雖然我們在圍堵感染,但很多很多人還是不幸喪命,也造成經濟損失。除了致死率,還須注意康復人數。一般來說傳染病在這種時間至少要有40%的康復率,但目前全世界都還維持在25%以下。陳主任更提到,本週特別要強調南美洲與非洲。南美洲幾乎所有地方都淪陷,疫情預估會延燒到5月底6月中旬。這些國家的醫療體系普遍是脆弱的。而非洲致死率高,WHO應針對這兩週做提前佈署。好消息是澳洲可看出明顯控制,其措施應有發揮作用,截至411日為止效益達94%

  在快篩方面,陳主任點出快篩抗體測試意義:檢出過去感染具免疫力者,也就是可以協助社會最快速回歸正常生活的一群人,還有快篩抗原偵測是否感染及病毒型態。快篩的敏感度和精準度的適用也會受情境影響,所以可在不同情境下使用,確認敏感度與精確度,應用於COVID-19排除(rule out)與確認(rule in)

 

COVID-19排除(rule out)與確認(rule in)

 

  臺大醫院急診部的李建璋臨床副教授講解了篩檢的觀念與做法。李副教授首先具體定義普篩和廣篩。普篩是指全臺灣2300萬人都要接受檢驗,而廣篩是指大部分人都能得到檢驗。其提到終結疫情四大策略: 研發疫苗、抗病毒藥、群體免疫、廣篩隔離。疫苗藥物還沒出現之前也不需要靠群體免疫,例如像韓國靠大量的篩檢。COVID-19症狀一開始病毒量就最高,第20天還有1/3的人驗得出病毒,可能會演變成慢性、低濃度且具傳染力。因此各國犯了一個錯誤,重症的關起來輕症的放出去。但其實輕症的傳染力與重症是差不多的,會變成防疫破口。

  臺灣康復人數比起各國輸一大截,並不是臺灣醫療環境不佳,而是出院標準比別人嚴格很多,需要三次陰性才放行。臺灣的檢驗方法如下:

 

1. 大通量核酸檢驗(目前各國、包含臺灣均在使用的方法)

 特色:敏感度高

缺點:時間長、需要有安全的生物實驗室。擁有符合設備需求的特定種類實驗室之醫院數不多,加上具備此操作技術專業醫療人才缺乏,且一次4-6小時,一天頂多做一兩次,輪班最多做三次,因此無法普篩,是有瓶頸的。

 

2. 床旁一體化核酸檢驗

 特色:需要的技術低(全自動)、時間較短(5-60分鐘

 缺點:目前只有美國有這種科技 昂貴、通量低

其適合使用於機場,操作方便且不耗時。戶外、急診,但實驗室夜間沒在進行、隔離室有限時。

 

3. 免疫快篩

利用血清測抗體,抗體須第十天才上升,但不能單獨使用。驗了陽性要去醫院、但驗了陰性也不能排除,因為它的靈敏度很差所以還是得去醫院。此最適合流行病學的調查,且其優點為不需任何儀器所以非常便宜。

 

  再來提到是否要廣篩,其實應該要看檢驗覆蓋率。篩檢的廣度隨各國疫情不同,不應該用百萬人口的篩檢數計算,而是以篩檢陽性率來計算,陽性率的倒數可以視為覆蓋率。

  : 韓國目前進行了50萬個測試,每百萬人有1萬人接受測試,臺灣每百萬人只有2000人接受測試,但事實上我們覆蓋率是韓國2.4倍,每一人確診我們篩檢120人,韓國只50人。以此數據來看臺灣已經做到廣篩了。

 

▲臺大醫院急診部李建璋臨床副教授

   

  臺大醫學院黃韻如教授從新加坡因應SARSH1N1疫情的治理模式來看,新加坡政府運用了適應性治理方式,加上緊密的網絡夥伴關係,配合對大眾的道德勸說,成功地控制了兩次的疫情。而黃教授也提到,防疫有兩個面向,政府防疫,以及全民防疫。新加坡政府在疫情一開始的時候,就很清楚地宣示了Whole-of-Government政府總動員的決心,將不遺餘力進行防疫。新加坡政府很清楚光靠政府的防疫力量是不夠的,所以在多次的談話中強調整個國家與每個新加坡人的力量,需要善盡個人以及集體的責任。新加坡李顯龍總理對全國的談話裡提到,使新加坡與其他國家不同的是新加坡信任彼此,並且不會落下任何人。這是團結的新加坡的象徵。這一次的COVID-19暴露出新加坡在外籍移工照顧上的弱點,而李總理所宣示的不會落下任何人,在這個特別工作小組的政府總動員行動中,看見了他們亡羊補牢的決心。強而有力的政府抗疫能夠防堵疫情到一定的程度,但最終還是需要全民防疫。這樣的措施是我們台灣可以借鏡的。

 

 ▲臺大醫學院黃韻如教授

 

    臺大公共衛生學院和臺大醫學院、臺大醫院一同,依據全球Covid-19的疫情資料的比較分析結果,向社會各界提出我國在社區傳染期的篩檢需求的建言,期盼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讓我國的疫情控制在有限社區傳播的程度之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