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公告
2020/03/30
3/30公衛學院抗COVID-19說明會(第八週)

世界衛生組織在台北時間2020312日宣告Covid-19進入全球大流行(a global pandemic)之後,全球各地疫病大流行的現象持續延燒,在疫苗和藥物還沒有上市之前,找出、隔離、檢疫、治療感染病毒的個案、接觸者追蹤、擴大社會距離等非藥物介入的公共衛生(NPIs) 手段,是壓低Covid-19流行曲線高峰、延緩、延長Covid-19流行曲線發生時間上,有效的防堵和減災防疫措施。

   

臺大公衛學院詹長權院長開場就表示,最近一個禮拜,尤其英國令人擔憂,上禮拜預測將近73萬,果然之後稱近72萬。而臺灣要感到非常驕傲,因為臺灣非常早就有旅行禁令。臺灣首先和武漢的來源做阻滯,使得能夠得到延緩的時間,因此控制了染疫人數。綜觀全球,各國都開始實施旅行禁令,也證明圍堵有其成效。接下來則是要找到被感染的人,且不只是要找到帶有病毒的人,而是要在其身上找到病毒並阻絕傳播。因此詹院長再度呼籲,在圍堵與減災之間臺灣可以採取鎮壓的手段,採取強硬的社交距離手段,希望透過社交距離讓接觸機會減少,疾病不會很快傳播出去。

 

詹長權院長

 

    為了因應新冠肺炎大流行,各國開始佈署防疫的策略。公共衛生碩士學位學程(MPH)陳秀熙主任提到,除了傳統的方式、提倡社交距離之外,也可參考各國的處理。例如美、德用科技的方式,他們疫情雖很嚴重,但卻能在短短一周內把致死率拉下來,這是可學習之處。德、美、韓皆是目前採取大量篩檢的國家,致死率皆小於2.5%。而美國在一週內展現強大科技力篩檢80萬人次,經過適當的佈署致死率快速下降。不過除此之外,還是要觀察會不會因為醫療資源不足而造成死亡人數上升。

    不少有是否封城或封鎖的聲音,封鎖與封城是有差別的。封鎖是在阻斷第二波流行,但若效果不彰不夠落實可能就會產生第二波流行。而當第二波流行無法被控制時則須採取封城。但這需付出民眾的自由、不便等代價,例如義大利。封鎖的時機與範圍一定要對,否則這些無法避免,各國應該都要檢討封城的時機。武漢當初在第二波流行要開始時才封城,已經晚了,這造成後續伊朗、義大利等國的疫情,並且時間太晚會造成第三波流行。而這告訴我們圍堵、封鎖、封城有效,但時機一定要對。但不論是封城還是封國,為的都是買時間來研發疫苗。

    在社區檢疫上,以新加坡為例。新加坡人口數相對較少,所以在檢測上來說佔有優勢。新加坡在基層診所體系與公立醫院在社區建立疾病檢測站,集中檢疫隔離並採取很多措施,例如免費發放個人物資、預防病毒藥物、隔離場所等,這些都是臺灣可以借鏡學習的。擴大檢疫的優點是可以預防道德感的問題 直接強制找出無症狀/輕微的帶原者,但缺點即是需要較多人力物力,恐增加醫療負擔。

 

陳秀熙主任

 

    全球衛生學位學程林先和主任針對臺灣感染者的特性和本土接觸者追蹤分析,觀察其發病狀況。從接觸的類型、接觸者的年齡以及接觸的時間點作分析,得到以下解論:

 

1. 接觸的類型(按家戶/非同住家人/醫療同仁/其他來看): 家戶與非同住家人接觸者數目最少,但發病率卻是最高的,也就是發病風險最高。

2. 接觸者的年齡(0-19/20-39/40-59/60): 隨著年紀的增加,年紀大者臨床發病率風險最高。

3. 接觸的時間點(3/4-5/6-7/8-9/>9): 在指標個案症狀出現後,越早期發生接觸發病率越高。也就是症狀出現的早期傳播力最高,之後隨時間遞減。而此研究發現與國外病毒學結果一致,可信度高。

 

    北海道大學傳染病流行病學教授西浦博團隊推論,有一半以上個案是來自於無症狀傳播。將新冠病毒與SARS比較, SARS症狀出現後期才有明顯傳播力,所以用篩檢跟隔離會有明顯成效。但COVID-19是在症狀早期,甚至是症狀出現前傳播力較高,所以症狀篩檢效果可能有限,需要更廣泛防治手段。如果只聚焦在有典型發燒或呼吸道症狀的人可能會出現漏洞,所以建議要考慮近距離接觸都要戴口罩、全面性的社會距離拉大等等。

 

林先和主任

 

    最後詹院長做總結:目前本土案例還不足,若有價格合理的快篩出現就可以讓疫情的不確定性下降、早點防治。詹院長也強調,社交距離的重要。其舉例新加坡室內室外都有做社交距離,例如在不能使用的桌子椅子上標示X、在手扶梯上噴上站立的標點、排隊位置貼好標點,只有有顏色的地方可以站等等。除了新加坡,德、法、香港都有清楚的規範社交距離,希望臺灣也能有具有約束力的社交距離限制,好防範疫情擴散。

 

    臺大公共衛生學院依據全球Covid-19疫情的預估和我國疫情資料的分析,提出我國在社區傳染期的防疫需求。其提出我國採取不同規模病毒篩檢計畫的成本效益分析,同時發表我國Covid-19感染者在症狀出現後的傳染力變化。以這兩個重點向社會各界提出防疫整備的建言,期盼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讓臺灣的疫情控制在有限社區傳播的程度之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