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TU

公衛學院院史牆人物誌:林家青教授-曾育慧 黃郁清

  • 2012-01-13
announcement image

公衛學院院史牆人物誌:林家青教授
文/曾育慧.黃郁清
圖/林家青

2011年8月1日,隨著公衛學院歷史牆的揭幕,我們得以穿越時光隧道回到1939年,當時世界三大熱帶病研究機構之一的臺北帝國大學熱帶醫學研究所(以下簡稱熱醫所),僅招收過一屆學生共兩名,其中一位從熱醫所、公共衛生研究所、公衛人員進修班、公共衛生教學示範中心、公共衛生學系到碩博士班成立,作為一路走來的見證人、參與者和開創者,他就是林家青教授。

公衛種子的萌芽

1925年誕生於新竹縣新埔鎮的平凡農家。父母共生育12個小孩(6男6女),林家青排行倒數第2,童年時體弱多病,有3位哥哥和一位姊姊即因病早夭。

林家青以郡長獎(全校第二名)的優異成績自新埔公學校畢業,本來因家境不寬裕要放棄升學,是小學老師力勸父母才得以去考中學。得到外祖母承諾,林家青考上新竹州立中學校(今市立新竹中學)。4年後又考上臺大預科,3年後直升臺大醫學部。

自小多病的林家青憧憬做一名醫師助人,而小學時閱讀了《野口英世傳》,,相似的成長背景更堅定他走上醫學的決心。當時臺灣面臨嚴重的傳染病威脅,因為體認到臨床工作幫不了所有人,於是1948年畢業後進入熱醫所,從根本的公共衛生做起。本著這個理念,1953年他協助推動公衛在職訓練,連續9年辦理「地方公務人員衛生教育訓練班」,訓練了816名學員;1959年起參與臺大、省衛生處與臺北市政府合辦的「公共衛生教學示範中心」,擔任副主任,為實習醫師、護理系學生和衛生局所工作人員創造實務經驗的機會。

林家青從年輕時即懷抱濟世助人胸襟。

愛社會的胸懷

美國詩人Robert Frost的《未走之路》(The Road Not Taken)中選擇人跡罕至、荒草叢生那條路的主角,正是林家青教授一生的寫照。性情溫和的他胸中有顆熾熱的心,迫切地希望不斷提升自我,把所學貢獻給臺灣。

1956年他同時獲得美國和澳洲的留學獎學金,卻選擇去澳洲。他的考量點為「臺灣需要什麼?」,以為澳洲與臺灣發展現況較相近,因此前往雪梨大學公衛學院深造。1957年結束了在雪梨的課程,順道前往墨爾本旅行的林家青買了生平第一台相機Conta Flex。這台相機在隔年派上用場,並意外地成為他3年後取得博士的利器。1958年臺大病理科10周年紀念,邀請到日本千葉大學病理學科瀧澤延次郎教授來臺,由日文流利的林家青負責招待,並陪同前往竹山研究Kaschin-Beck病(又稱矮人病)。這是一種骨科疾病,主要發生在手部,必須透過相機做近距離拍攝。瀧澤教授忘記帶相機,林家青遂使用自己的相機拍攝,回臺北後沖片、進行統計、製作投影片,而以這篇研究獲得千葉大學醫學博士學位。

此外,林亦首開風氣之先,出國學電腦,推動醫學電腦教學與研究普及化。42歲時以副教授的身分於1967年前往西雅圖華盛頓大學進修電腦,拿到預防醫學碩士學位。但這段為醫療與公衛界開拓電腦應用的歷程,起初並未獲認同。1969 年回國後,他研發出一套軟體EPOX(Epidemiologically Oriented Computer System),無償提供有需要者使用,甚至親自教學指導。江東亮院長及楊志良教授即為林教授的學生,他們以EPOX為原型開發出ANGEL套裝軟體,在BMDP、SAS和SPSS未普及之前,幾乎是臺灣公衛界人人必用的軟體。

畢生捍衛臺灣的公共衛生,林家青教授於1994年榮退(坐者左2)。 林家青教授(左1)名列公衛學院院史牆人物,與前院長江東亮教授(右1)等人合影。

B肝研究之先驅

從西雅圖學成歸國後回臺大繼續任教,同時應美國海軍第二研究所(U. S. Naval Medical Research Unit No.2,簡稱NAMRU-2)之邀兼任生物統計與電腦專家,為研究所建立電腦系統。NAMRU-2是美國海軍為了預防地區性疾病影響戰力,於1955年租用臺大醫院設立的熱帶醫學研究機構,中美斷交時才撤離。該研究所擁有當時世界最先進的設備和一流人才,對臺灣和西太平洋微生物和蚊子為媒介傳染的疾病研究貢獻很大。林教授在NAMRU-2期間,共完成2、300個程式。

在早期臺灣B肝研究上,也曾仰賴林家青的技術。NAMRU-2微生物部的畢思禮博士(RP Beasley)針對40至60歲的男性公務人員進行為期5年的追蹤,一年2萬人,共10萬人年。1981年研究結果指出B型肝炎帶原者肝癌發生率的相對危險值(RR)高達200倍!這篇追蹤研究至今仍是臺灣生物醫學研究論文中最常被國際引用的一篇。

在證實B肝誘發肝癌之後,兩人隨即展開B肝疫苗的實驗,與省立婦幼醫院合作,在嬰兒出生24小時內施打,效果極佳,證實接種的有效性。隨即在1984年推動新生兒B型肝炎預防接種。臺灣的B肝防治成為世界的模範,促成WHO和許多國家將B型肝炎納入小兒預防接種項目之一。

林教授夫人透露一段畢氏和林教授不為人知的軼事:「有一次畢思禮來我們家吃飯,吃完飯說“Thank you.”就要回去。他(林教授)回說“You are welcome every day.”,畢思禮問“Really?”我也不敢說不行,從此以後他真的每天來,連續數年,不是10天喔!我每天早上都在煩惱今天晚上要煮什麼菜…有時候人家請他都不去,就喜歡來我家。」其實吃完林夫人準備的美味晚餐之後,兩人接著就上工了。有一次颱風天停電,林教授還請夫人把家裏的蠟燭都找出來點著,就著桌上微弱的亮光,埋頭做研究。

林教授發表期刊最密集的期間就是與畢思禮合作時期。這些開創性的研究都發表在國際一流的學術雜誌,如Lancet、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等,林教授的SCI積分到目前仍是臺灣公衛界最高紀錄保持人。

永遠的臺大人

1993年公衛學院成立隔年,林教授從臺大退休。從1948年自臺大醫學院畢業,滿懷壯志進入熱醫所,從霍亂、甲狀腺腫防治、加碘鹽計畫到B肝疫苗都沒缺席;更為社會作育無數英才,桃李滿天下。林家青教授在臺灣預防醫學及公共衛生史上留下近半世紀無法抹滅的足跡。雖已退休,但有著兩撇小鬍子的盈盈笑臉還經常出現在總區校園,或公衛學院刻著「健康福址」的大廳,駐足在院史牆前,緬懷在臺大打過的每一場仗。

林家青教授(右3)於1994年獲頒衛生署一等衛生獎章。 育才無數,桃李滿天下,子弟兵們為老師慶生。